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网:这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来了深圳你就是靓妹、靓仔

2021年05月10日 11:23

北京工作的人叫北漂

上海工作的人叫沪漂

深圳工作的人叫“来深建设者”


深圳是一个十分著名的移民城市

因为来了就可以拿深圳钱(补贴):

全日制本科每人2.1万元

全日制硕士每人3.4万元

全日制博士每人4.6万元

来了就是深圳人


跟北上广抢人,深圳是专业的。




这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来了深圳你就是靓妹、靓仔。



一千个在深圳生活的人,眼里就有一千种不同的深圳。

长期住在坂田的农民房

去没有田的福田,像进城

到没有湖的罗湖,像逛香港

在没有山的南山,看科技园


当然它们也不是一成不变,城市会不断改造发展,成就了“房东”。




自此,一说到深圳,就会想到腰间挂钥匙串、拿户口本打牌的房东。




城中村整栋楼水电费按一户算,超过使用梯度按最贵的收,这里房租很廉价,水电费却高得出奇,

选的位置不好,早上吵醒你的就不是闹钟,而是邻居或工地噪音。

为了便宜,选了“握手楼” ,对楼就是同居人,全年可能都没有阳光。


终于在这里住下,你会知道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你躲过的【回南天】。

在回南天,玻璃上是湿的,墙壁是湿的,地上是湿的,衣服是晒不干的。

如果回南天上了微博热搜,话题名字一定是:回南天,我们屯过的那些内裤。


租住的房子如果清洁不到位还会遇到会飞的蟑螂。


蟑螂很彪悍,深圳人更彪悍。


坐地铁,在深大和高新园出站进站,堪比春运+堵车。





这里不是一个悲伤的城市,因为时间过得太快,人们没空流泪,一直保持积极的向上的心态。


曾经以梦为名“租住”在这里

与房东中介斗智斗勇

每天挤公交、挤地铁

工作到10点才发想起没吃早饭

晚上加班成为常态

涨了工资

却丢了生活

驱使生活的只剩下生存


来了深圳就是深圳人。当初既然义无反顾来到深圳,想要努力挣钱早日出头,现在也别让自己在租房的小事上掉了价。

有梦,就上租客网。

我们都明白,房间以外的生活更重要。想要开始新生活,就得有一个像样的家,也许我们只是缺乏运气和改变的勇气,这次不妨去看看,也许就能摆脱现状了呢。


相关推荐

房屋空置率高,公寓运营商们如何自救?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因为疫情,今年的淡季来的很早,做了五年的长租公寓,今年感到越来越迷茫了。”王凌经营着一个公寓长租品牌,从2013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对他而言,七年来今年是最难过的一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许多公寓运营商的真实感受。王凌的公寓规模在500套左右,每套的房租在3500左右,今年的他已经不敢再进行扩张了,除非能看见新的“希望”。“现在的拿房成本越来越高了”王凌说到。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其实,对公寓运营商来说,资产的负债率是很高的,比如,去年上市的某公寓的资产负债率就高达99.8%。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对公寓方来说,租客的质量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一件事。自从小米公寓出现了三不租原则后,很多大型公寓品牌为了保证租客的质量纷纷效仿小米,租房可以,得先面试,合格了才租给你,不合格,就不租,这一样一来,租客的质量是保证了,可也流失了许多租客,大的品牌公寓商有钱任性实力强耗得起,对小品牌来说,流动资金少,如何能和大品牌比。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5月06日 10:54

深陷瑞幸困局,神州优车自救出售持有资产获2.5亿“救命钱”

由一杯倾倒的咖啡所引发的“蝴蝶效应”,正在神州系企业之间持续发酵。停牌2周再复牌,神州优车依旧没能褪去股价暴跌的阴霾,4月21日当天股价跌超28%。相比坐以待毙,神州优车选择自救。4月21日晚间,陷入“风雨飘摇”局面的神州系企业——神州优车发布临时公告称,公司拟向福建优车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优车产业基金)或其子公司转让其所持有参股河北幸福消费金融39.25%股权,预估转让价2.5亿元。本次交易完成后,神州优车将不再持有河北幸福消费金融股权。这意味着,通过出售持有资产进行“自救”的神州优车,总算拿到了一笔“救命钱”。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优车产业基金的实际控制人,是大钲资本创始人、董事长黎辉。资料显示,黎辉曾任神州优车副董事长。另一方面,大钲资本不仅是瑞幸咖啡A轮、B轮的领投方,还是瑞幸咖啡最早的外部机构投资者。“熟人”接盘的故事,在神州系企业中并不陌生。不过,从财务数据来看,河北幸福消费金融本身却是一个“烫手山芋”。公告显示,继2018年亏损1328万元后,截至2019年12月31日,河北幸福消金审计总资产为72.3亿元,负债总额高达65.9亿元。换而言之,截至目前,河北幸福消费金融尚未实现扭亏转盈。这一“割肉瘦身”谋求资金输血计划的背后,亦是神州优车谋求自救的无奈之举。此前,4月2日,受瑞幸咖啡造假事件影响,同属“神州系”公司神州租车、神州优车股价均遭受剧烈震荡,仅1天后,神州优车股价便大跌21.75%。自4月7日起,神州优车开始停牌。股价暴跌的背后,则是神州优车深陷债务风险。受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影响,神州优车方面也坦言,“已经出现金融机构和供应商挤兑苗头,若挤兑情况发生,将对公司现金流造成极大压力,甚至影响正常的持续经营。”近日,神州优车发起了多项自救行动。4月20日晚间,神州优车主办券商中金公司发布提示公告称,经神州优车向股转系统申请,神州优车股票自4月21日起恢复转让。若与AmberGem交易全数交割,神州优车所持神州租车股份比例下降至约8.81%,也将不再是神州租车第一大股东。对此,神州优车方面解释称,“为维护投资者利益、避免相关传闻引起股价异常波动,神州优车向股转系统申请。”如今,由陆正耀一手打造的神州系,正深陷“风雨飘摇”的局面,而神州优车自身也面临着不小的危机。此前,神州优车原定于今年4月29日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但据其主办券商了解,截至目前,其2019年年度报告编制工作尚未完成,按时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另一个严峻的现实是,如若神州优车在今年6月30日前仍无法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该公司股票将存在被终止挂牌的风险。覆巢之下,安有完卵。“风雨飘摇”中的神州优车,又该如何破局?

2020年04月23日 16:53

租客网:租房路上的坑防不胜防,即使你是租房老司机又如何?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因为疫情,今年的淡季来的很早,做了五年的长租公寓,今年感到越来越迷茫了。”王凌经营着一个公寓长租品牌,从2013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对他而言,七年来今年是最难过的一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许多公寓运营商的真实感受。王凌的公寓规模在500套左右,每套的房租在3500左右,今年的他已经不敢再进行扩张了,除非能看见新的“希望”。“现在的拿房成本越来越高了”王凌说到。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其实,对公寓运营商来说,资产的负债率是很高的,比如,去年上市的某公寓的资产负债率就高达99.8%。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对公寓方来说,租客的质量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一件事。自从小米公寓出现了三不租原则后,很多大型公寓品牌为了保证租客的质量纷纷效仿小米,租房可以,得先面试,合格了才租给你,不合格,就不租,这一样一来,租客的质量是保证了,可也流失了许多租客,大的品牌公寓商有钱任性实力强耗得起,对小品牌来说,流动资金少,如何能和大品牌比。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4月16日 15:01